教父日本演员要求来真的风月皇帝曹查理的双面人生

你知道吗?张智霖有一个表里不一的舅舅,斯文败类这个形容词,就是因为他广泛流传的,作为风月片教父,舅舅凭借扮演各种渣男,在帅哥集中营的娱乐圈,杀出了一条少有人走的路,稳坐“渣男一哥”的宝座,这位舅舅,就是曹查理。

出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香港,曹查理作为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,自幼就见惯了街头小混混仗势欺人,狐假虎威的小人嘴脸,出于人之初,性本善的天性,年仅七、八岁的孩童,对那些被打压的弱者萌生了强烈的同情心,从那时起,曹查理就发誓,长大以后,一定要当一个除暴安良的好警察。

然而,骨感的现实却打败了美好的理想,父母用身边朋友的现实例子,告诉了他一个真相,香港没有回归之前,警察在这个时代背景下是不好当的,想要活得有里有面,腰包里必须有钱,这才是最现实的。

1969年,高中毕业的曹查理并没有考上大学,他也没心思再复读,跟很多普通香港青年的选择一样,他在一家冷气厂找了一个临时的活儿。

临时工微薄的薪水,无法满足渴望腰缠万贯的梦想,曹查理在身边工友的影响下,渐渐沉迷上了玩股票,没想到却因此沦为资本收割的韭菜,不仅没赚到钱,反而债台高筑。

走投无路之下,他在一家冻肉公司找了一个讨债的活儿,后来在做客某档综艺节目时,曹查理回忆道:“当时好几家大公司都是我去收账的,好几条界面上都是我的人”。

别人收账都是带着小弟去收,但是曹查理凭借一张可以把唐僧说崩溃的嘴,硬是让欠债的人服软认输,乖乖清账。

这个时候的曹查理,突然理解了童年时痛恨的那些小混混,若非生活所迫,谁愿意当恶人呢?

这样混不吝的日子就这样一晃而过,曹查理也从一个稚嫩的小帅哥变成了社会阅历资深的中年大叔。

家里有个一大把年纪的儿子,父母自然催婚催得紧,老两口渴望抱孙子的心情也日益迫切。

曹查理只好把自己打扮得衣冠楚楚,戴着一副金边眼镜,装扮成一个斯文书生的模样,凭借这样一副风流倜傥的外表,曹查理的桃花运也接踵而来,不过他的女朋友还是换得比较勤的,因为对方一旦了解他的底牌之后,还真没胆量跟他继续来往,更别提与他结婚生子了。

直到这个时候,曹查理才意识到,自己的工作是一个不入流的行业,虽然赚得不少,但是没有社会地位。

凭借高大帅气的外表,曹查理找到了一个平面模特的工作,第一支广告就是给著名的洋酒公司轩尼诗拍广告,正是因为凭借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广告模特形象,他被亚视看中,成为麾下效力的签约演员。

原来,上个世纪90年代,风月片在港大行其道,内地的录像厅生意也因此搞得如火如荼,市场需求量如此之大,制片厂自然忙得团团转。

风月片离不开各种类型的渣男,但是稍微长得好看些的男艺人,都不愿意扮演这样的衣冠禽兽,正当亚视为此头疼不已之时,恰好发现了曹查理。

于是,曹查理在这条路上,越走越顺,凭借80多部作品,成为霸屏录像厅的“渣男一哥”。

《82家房客》当中,他身穿一套白色西装,戴着一副金边眼镜,如同现实版的白马王子一般,然而,当一个美女从他身边走过,他那一双猥亵的小眼神,却出卖了他龌龊的内心世界,正是这样一个细节表演,曹查理将斯文败类这个形象,深深的刻画在了观众心中。

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,但是男人要是坏到了极致,甚至会引来大哥的关注,这个人,就是成龙。

众所周知,虽然成龙在现实生活中又立又当,拿所有男人做挡箭牌,声称自己是“犯了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”,但是在大荧幕上,他还是喜欢扮演各种除暴安良的好人的角色,尤其喜欢扮演曹查理做梦都想当的警察。

于是,我们在《警察故事》中,看到了成龙跟曹查理搭档,组合成正义与邪恶对弈的CP,成龙手里拿着警官证,正义凛然的对一群坏打脚踢。

而笑得一脸邪气的曹查理,他面对张曼玉指责他是的时候,满脸无赖地说着台词:“你说错了,我是中的”,这样鲜明的对比,将成龙的高大上形象衬托得光芒万丈。

周星驰看到成龙选对了人,自然不甘落后,很快就找到曹查理,让他在自己主演的电影《整蛊专家》中给自己当绿叶。

凭借这些金牌绿叶形象,曹查理赚得盆满钵满,终于在香港回归之前,娶到了一个加拿大籍的女孩子做太太,毕竟是在国外长大受西式教育影响的女子,女方并不没有嫌弃他的“渣哥”形象,但是后来因为曹查理还是戒不掉炒股的嗜好,女方既不敢给他生孩子,也不想跟他继续浑浑噩噩的混日子,一气之下,跑到国外去了,事到如今,两人个已经分居长达25年了,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,如同两个小孩子在怄气一般,曹查理本人接受娱记采访时,也曾笑谈:“我们谁都不搭理谁,就这样拖着”。

媳妇儿虽然气跑了,曹查理依旧没改掉那些坏毛病,兜里没钱了,他就拍起了更赚钱的风月片。

90年代初期,曹查理就曾经拍过不少风月片,彼时圈里有一个女人,为了帮母亲还赌债,不得不疯狂拍风月片,这个女人就是陈宝莲。

因为拍风月片的女演员,多数都是因为生活所迫才出此下策的,所以曹查理对这些女子充满了怜悯之心,拍戏的时候,为了避免接触到女演员的敏感部位,他都是借位拍戏的,但是又得让观众产生错觉,让导演满意,因此每次拍亲密戏都搞得满头大汗,惹得女演员也跟着受累。

在拍摄《三剑侠与飞机妹》的时候,日本演员大友梨奈实在折腾不过他,甚至提出这样的要求:“查理,要不我们来真的吧?你这么搞,真的好累啊”!

这段时期的作品,被不少观众津津乐道的电影有《我为卿狂》《卿本佳人》以及《情不自禁》等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由他跟陈宝莲搭档合作的《奸魔》这部电影,当年曾经是录像厅上座率最高的作品。

因为这部电影中含有大量的香艳镜头,极大地满足了青春期宅男的幻想,曹查理也成为万千宅男们羡慕的对象。

不过,曹查理扮演的角色虽然渣,现实生活中他却洁身自好,娱乐圈里关于他的桃色绯闻也相当少。

凭借参演的大量风月片,曹查理一度被业内称之为“风月片皇帝”,曹查理最风光的时候,每个月都能有三、四百万的进账,若是他懂得投资理财,将这些钱投资在房地产市场上,在90年代的时候,他在深圳能买好多套房子,只可惜,那个时候的他,财商不高,一心沉迷于炒股,花钱还大手大脚,因此并没有存下多少积蓄。

随着港片市场的不景气,年龄渐长的曹查理,事业渐渐江河日下,除此之外,亲戚朋友对他拍风月片这件事也嗤之以鼻,连他的亲外甥张智霖都很少对外人提及这个舅舅。

最近几年,曹查理在内地一直很活跃,为了赚些生活费,他还跟圈内好友陈市搭档,两个人组合成CP,经常出入内地的一些酒吧、夜总会这些并不太高级的地方,说一些让人羞羞的荤段子,赚得一些出场费,虽然是过气明星,但是相较于其他人的酬劳,曹查理的要价并不高,一场只收老板1万2的演出费,这样算下来,一个月收入十多万也算不错了。

如今72岁的曹查理,日子虽然过得很淡,但是精神状态却很好,没事儿的时候,就去看赛马,也会赌些小钱儿,虽然一个人的生活过得很寂寞,但是他却似乎并不在意。

一代“渣哥”,曾经风光无限过,虽然他的那些高光时刻,并不光彩,但是在鱼龙混杂的娱乐圈,却能做到出淤泥而不染,这样的男演员,原本就很少见,一个坚守底线的港片老艺人,光凭这一点,就值得给他点一个赞。

这形象一出,之后接的角色全都是这样的“小人”、“猥琐男”,还附带着好色属性。

《整蛊专家》里一句“不能移”配上他猥琐的笑容,丝毫看不出这是个正经人。

三部戏的女主都是同一个人,香港风月片黄金时代的扛把子,“双叶”之一的叶玉卿。

这个角色是个斯文败类,外表斯文但是内心邪恶,正好和曹查理以前的角色非常符合。

曹查理缺钱,他还想争口气,那时候曾志伟都是导演加男一号了,自己还不成气候。

2002年陈宝莲在上海跳楼自杀,结束了自己29岁的生命,留下了半个月大的儿子。

曹查理最忙的时候,就是1992、1993年这两年,他就拍了四十部风月片。

1997年妻子回了加拿大,两个人一直没有孩子,也没有离婚,可是一直互不往来。

说起他日本旅游被拒绝的事情,苑琼丹直接说“是你以前风月片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”。